北塔门户网站

北塔门户网站>综合>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张富清:不负岁月不负人民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张富清:不负岁月不负人民

时间:2019-11-04 11:57:07作者:匿名 阅读:3010

内容简介:  9月17日,张付青的名字被列为“共和国勋章”。张付青的故事几乎深深植根于人民的心中。一份65岁的功勋报告半年来,来凤县退伍军人事务局信息采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聂海波生动地回忆起2018年12月3日发生的

在湖北恩施,“张付青”这个名字广为人知。从高速火车站恩施站下车到来凤县需要将近两个小时。一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关于张付青老英雄的广告牌。在来凤县,“学习张付青精神”的图形标志甚至出现在图书馆、政府大院甚至街道上的每一家商店的led滚动屏幕上。

然而,在到达恩施之前,这种感觉并不明显。这个奋斗了65年的老英雄的故事直到今年年初才广为人知。无数媒体和游客蜂拥而至。莱丰县位于湖北省西南角,西南与重庆酉阳、东南与湖南龙山接壤,开始变得繁忙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各种“荣誉”。9月17日,张付青的名字被列为“共和国勋章”。同一天,《广州日报》的所有媒体记者抵达来凤县。来凤县初秋凉爽宜人。在这里,记者了解到这位老英雄的许多角色:他是战斗英雄、人民英雄、人民公仆,同时他也是一位好父亲、好邻居和好长者。

9月16日晚上,来凤县静悄悄的。我听说记者去采访老英雄了,但是司机也很高兴。他耐心地放慢速度,这样记者就可以一路上记录下“张付青”的标志。司机来自湖南龙山,经常经过来凤县。他兴致勃勃地给车上的五位外国乘客讲了张付青的故事,“这位老人真令人钦佩!”司机点点头。张付青的故事几乎深深植根于人民的心中。

今天的张付青仍然和过去一样:早起,做饭,吃了一大碗面条后,有时他和妻子去街上卖蔬菜。当他在路上遇到一些萎靡不振的孩子时,孩子们竖起了大拇指给张付青。张付青开心地笑了笑,还给他们一个拇指。他一天三餐仍然清淡简单,一盘小菜,一盘泡菜,一盘肉菜。他习惯于每天读报、看“新闻广播”和写日记,在日记中他的日常思想、想法、想法、景象和声音被零碎地记录下来。他仍然穿着他的旧夹克和衬衫,他的孩子们给他买的新衣服和珍贵的奖章和证书一起放在他的旧手提箱里。盒子里的奖牌和证书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老化,但是战争的伟大成就今天依然闪耀。

一份65岁的功勋报告

半年来,来凤县退伍军人事务局信息采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聂海波生动地回忆起2018年12月3日发生的事情。当时,根据退伍军人事务部的要求,来凤县正在开展退役士兵信息收集工作。这个县有许多三等兵。聂海波那天早上像往常一样忙。大约十点钟,张付青的小儿子张建全拿着退伍军人证来到聂海波的办公室。"除了证书还有其他信息吗?"有一套收集信息的数据。聂海波看了看证书,问道。

“我马上回来。”然后,张建全匆匆离开了。聂海波清楚地记得那天有很多人,直到下午5点20分快下班的时候,张建全又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他拿着一个红布包裹,小心翼翼地在聂海波的办公桌前打开。里面有三枚奖章,一份西北野战军的功勋报告和一份功勋证书。

这一下子让聂海波大吃一惊,聂海波捡起来,开始仔细研究:这枚奖章属于手工雕刻,线条非常精致;然而,功勋报告早已发黄,其棱角也已磨损。红色行书上写着张付青在西北战场和永丰城战役中的故事。功勋证书上用钢笔写着:“张付青在解放战争中献出了生命,忘记了自己的死亡。他两次获得西北野战军一等功、师一等功、团二等功、团一等功和“战斗英雄”称号

张付青的战斗成果只是在65年后才出现。看着这些充满沧桑的壮举,聂海波既兴奋又钦佩。“没人能想到这样一个战斗英雄会出现在我们的小来凤县,他的家人从来不知道。”聂海波说。

1955年,出生于陕西省阳县的张付青退役。当他听说湖北恩施很难的时候,他来到了恩施。然而,恩施来凤县最需要的人。他带着一个棕色的旧手提箱,从武汉出发,沿着长江,沿着山路到达“一只脚横跨三个省”的来凤。他在来凤努力工作了65年。"父亲从未让我们碰过他的手提箱,他也从未告诉过我们这些事情."张建全说:“直到这次信息收集,我们才要求他与该组织合作,他才提出这些。”

后来,张付青在日记中提到了证书的出示。他说:“我已经是一名95岁的退休党员和普通居民,不会给党和国家带来任何麻烦。如果你不再出示你的证书,你将对党和组织不忠,你将不得不拿出功勋报告和功勋证书来配合收集。”

“我想完成这项任务。”

来凤县监察室主任邱克全在得知张付青的案子后,读了《来凤县志》,但他没有找到这位老英雄的任何相关记录:“你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任何记录,没有让大家知道你的功勋,甚至没有告诉家人?”

后来,95岁的张付青向每个人解释了原因。他回忆起这场战斗和并肩作战的战友:“他们都为人民和国家献出了生命。与死去的同志相比,我有什么资格公开?”那是张付青第一次提到战争年代和他的同志们。他的眼睛湿润了,声音哽咽了。

张付青出生于陕西省阳县马畅镇双庙村。他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长大。他的父亲和大哥已经去世了,他的母亲独自抚养他的兄弟姐妹。14岁时,张付青去房东家做长期工作。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张付青直到21岁仍然又矮又瘦。1945年,国民党俘虏了这个壮丁,而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二哥也被俘虏了。张付青用自己换了二哥。然而,国民党军队不愿意接受他,因为他看起来很小。张付青在镇联合保卫办公室呆了将近两年。他直到后来才被派往军队。作为一个做饭、喂马和打扫卫生的杂工,他更受欺负。

这种生活一直很悲惨,直到宜川战役,国民党第九十师在瓦兹街被我军歼灭,张付青遇到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年3月,张付青光荣参军,加入了王镇率领的英勇军队,随后参加了胡提山、马东村、林浩村和永丰市的战斗。每次,张付青都承担起最危险的突袭任务。6月,在胡图山战役(Battle of Hutishan)中,张付青担任突击队队长,带领同志们一起进攻敌人城市的一个碉堡,杀死2名敌人,缴获1挺机枪。在那场战斗中,张付青第一次被授予“战争英雄”的称号,并被认为是一等功。7月,在马东村战役中,张付青的突击队由6人组成,再次清理了敌人的外围,占领了敌人的掩体,并获得了一等奖。

1948年8月,张付青如愿以偿地入党了。9月,在岭澳战役中,张付青担任班长,成功完成了对敌人的拦截,并被授予二等师。

11月27日,永丰战役在陕西浦城打响。战斗极其激烈,士兵们伤亡惨重。张付青多次长时间主动担任特种兵。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了最后一次总攻。敌军向墙上连续扫射。“不到一分钟就掉了一个。我们已经连续更换了七八名连长。”张付青含泪回忆道。他带领两名士兵沿着隧道接近永丰市,并通过墙上的裂缝爬到了墙上。他是第一个从4米多高的墙上跳下来的人。他拿起冲锋枪,用力一扫。七八百发子弹被用来杀死包围他的七八个敌人。他也被子弹从头皮上炸下来。张付青没有看他满脸的血,而是把准备好的炸药袋放在地上,放上八枚手榴弹,盖上一些沙子,然后立即来回拉动手榴弹两发,炸毁了正在疯狂射击的第二座堡垒。爆炸立刻打掉了他的三颗大牙齿,但张付青仍然独自坚守阵地,为大军进攻这座城市扫清了道路。在此期间,他还缴获了两挺机枪和几箱弹药。

战斗结束了。张付青获得了军队一等奖,并再次被授予“战斗英雄”的称号。王镇亲自为他佩戴了一枚奖章,并向张付青的家乡发送了一份功勋报告。记者问他,“你为什么打得这么勇敢?”张付青盯着记者说,“我战争的秘密是不怕死的。”

然而,他的另外两个同志,张付青,再也没有见过他。说到这里,张付青总是会哭,“我许多和我并肩作战的同志都走了。他们的贡献比我的大。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从人民英雄到人民公仆

永丰战役后,西北野战军进入战略反攻阶段。从1949年底到1951年,张付青的军队从陕北一直行进到新疆阿克苏,征服了宝鸡和水心。9月20日,他们横扫剩余的敌人,和平解放了新疆。他们还穿越祁连山、哈密、吐鲁番、伊犁、哈克夫和喀什,穿越2500多公里向帕米尔高原插红旗。

虽然当时战争并不那么残酷,但行军非常艰难。士兵们把米饭或馒头放在帽子或衣服口袋里。饿的时候,他们抓起米饭,边走边吃。士兵们没有鞋子,光着脚走路。洗衣服的地方没变,衣服和头发都长满了虱子。当他们被热水烫伤时,盆被厚厚的一层水覆盖着...最后,到达喀什,开始建设。

1950年,西北军事政治委员会授予张付青功勋奖章。1953年初,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张付青再次主动申请进入朝鲜参战。他们再次踏上了从喀什到北京的道路。当他到达北京时,他得知战争正在缓和,朝鲜战争已经签署了停战协定。军委决定让这批骨干战士参加文化辅导课。在天津、武汉和江西,张付青参加了两年的防空部队文化学习。

1954年12月,张付青从一所密集型高中毕业。当时,国家急需大批干部。换工作的时候,张付青本可以选择去一个大城市或者回到他的家乡陕西汉中,但是他仍然选择去湖北恩施。“说实话,当时我很想回汉中,但国家需要我。党员没有去艰苦的地方。还有谁会去?”听说恩施最需要干部,而来凤县是恩施最远的地方,张付青决定去那里。

他给武昌的未婚妻孙玉兰写信,请她过来。孙奶奶以为她只是去武昌几天。出乎意料的是,这对夫妇拿到了结婚证,然后提着手提箱和包裹。这对夫妇向西走,默默地到达恩施来凤,那里“天空晴朗三天,土地平坦三英里,人民没有银器”

在来凤,两人彼此不熟悉,语言也有差异。张付青也一直遵守该组织的安排。他既不抱怨也不觉得累。他非常重视粮油研究所的生产,由成员进行加工,增加精米的数量。他还买了一本旧字典,有时间就自学。在三年困难时期,张付青还被任命为三湖区副区长、主管机关和农业生产。三湖区当时是来凤最穷的地方。张付青经常把他的一些积蓄捐给人们以满足他的迫切需要。他还带头生产、播种、挑水和耕作。他还领导了三湖区老石桥水电站的建设,附近的两个生产团队用它点亮了三湖区历史上的第一盏电灯。

"如果你想发财,先修路."此后,来凤县启动了道路规划,张付青接管了鄂川交界的高东区的道路建设项目。高东位于一座高山上,四周是悬崖,海拔1000多米。这个村庄禁止通行,没有水和电,只能用手作战。那时,50多岁的张付青仍然亲自工作。他用最原始的农具和村民一起搬运和修建道路。他仍然是那个拿着爆炸袋开路的人。这条公路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建成。

“他一个月总是在农村呆20多天。我们根本看不见他。”提到他童年时对父亲的记忆,张付青的小儿子张建全这样说:“我们几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躺在父亲背上的记忆。”但在当地老年村民的印象中,正是这个小党员和干部逐渐使村民的生活变得更好。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张付青才被调回县建行担任建行副总裁。

起初,建行甚至没有办公空间。张付青又开始组织工作,找米饭做饭。“在他任职期间,他没有任何坏账。该银行也获得了快速利润。”建行的一名老员工表示:“他赚的第一笔利润不是用在自己身上,而是捐给了那些没有地方居住、建造办公楼和宿舍楼的员工。”

“不会给组织带来麻烦”

退休后,张付青过着简朴的生活。他穿着白色水洗尼龙衬衫,继续住在他的老房子里。如果衣服的床单在实际使用中不能被打破,他会把它们撕成条状,绑在扫帚上。他在阳台上养大的花草被放在青霉素瓶子做成的花盆里。家中的搪瓷杯上写着“献给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杯子已经有将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了,底部有三四块补丁,但是张付青一直使用到今天。

他继续严格要求自己,为党的利益服务。在张付青卧室的桌子上,有成堆的学习材料和旧字典。他的日记和药被锁在抽屉里。张建全说他的家人和张付青使用相同的抗高血压药物,但是享受免费医疗政策的张付青坚决拒绝让他的家人碰他自己的药。“有时,他的家人可能会忘记吃药,他也不会吃药,所以他的家人不得不回家吃药。”

2012年,张付青因病截肢。为了不影响孩子的“为党和人民工作”,这位88岁的老人戴上假肢又站了起来。他不想给他的家人带来麻烦,他仍然在家做家务。“每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我的眼镜都是方形的。饭后,如果他觉得他的家人没有洗碗,他会默默地洗第二次,然后站在炉子前再次擦桌子。”张建全说,他父亲戴上假肢后很难站很长时间。当他洗完碗后,他的衣服湿了,所以每个人都不忍心仔细洗碗。

去年11月,张付青在县医院接受了白内障手术,手术需要植入人工晶体,价格从3000英镑到10000英镑不等。在领导人拜访他之后,他们建议他做一个好水晶,他是一个退休干部,可以全额报销。然而,他知道同一个病房的两个农民使用的家用材料只需3000多元,他还坚持换成和农民一样的材料。“我会用最便宜的,不能给组织添麻烦”,“人要自立,不能给组织添麻烦”...这几乎是张付青在任何时候。

最近,张付青因湿疹住院。张建全和他的妻子在医院照顾他,但他仍然不想打扰他的家人。偶尔,他会在半夜悄悄地起床去洗手间。让张付青多吃点的方法很简单:“只要你悄悄地装饰他碗里的食物,他就会一直吃完,永远不会浪费。”张建全笑着说道。

但是张付青的生活也有他的负罪感——也就是他的家人。因为他一年到头都很忙,在1960年初夏,当他母亲病重去世时,张付青无法回家履行他的孝道。他在日记中写道:“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你不能要求组织做这么繁重的工作。做好工作是对亲人最好的回报,也是最好的孝心!”

在三年的困难时期,孙玉兰被张福在三湖区供销社挤掉了。面对精简干部的国家政策,张付青提前解雇了孙玉兰,砸碎了妻子的铁饭碗。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孙玉兰不得不上山砍柴、挖野菜、联系纺织品等零活。

20世纪70年代,张付青的大儿子靠自己的努力在恩施市一家著名的国有企业找到了工作。然而,张付青动员他的儿子在毛东公社10,000亩林场当知青...张付青并非没有罪恶感,尤其是对他生病的大女儿。然而,他对党的忠诚使他一次又一次地做出选择,在张付青的言行下,他的子孙一直对自己严格要求。

这半年来,在张付青的故事公之于众后,采访的数量逐渐增加。起初,他不想被采访,更不想让家人高调。当我孙女在恩施市当老师时,她在网上看到了爷爷的故事,并把它转发给了她的朋友。张付青立刻不高兴了。他不想让孩子们“卷入”并批评她。直到该组织要求他说“这是新时代的战斗精神”,他才与该组织合作,并同意接受采访。

"我有一种满足感。"

2019年6月17日,中宣部授予张付青“时代模范”称号。张付青也回复了“去北京”的愿望。1953年,他在北京学习了一段时间,从那以后就没去过北京。看着路边的街道和北京的变化,他非常高兴。关于即将到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作为一名老兵,张付青说,他感到“欣慰”:“我们国家的繁荣是通过几代人的斗争实现的”。现在我们的军队很强大,人民的地位提高了。我只感到一种满足感。”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程一伦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热门新闻
土地新法变局:征收制度“大手术”,宅基地改革预留想象空间
土地新法变局:征收制度“大手术”,宅基地改革预留想象空间
新版《土地管理法》改变了征地补偿的计算方法,更有利于保护农民的土地权益。这意味着新的土地管理法诞生了,并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现行《土地管理法》作为国家土地管理的基本法,被业内人士称为“计划经济
时间:2019-11-10 08:09:31    阅读:4898
舞钢市举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演练
舞钢市举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演练
9月24日,舞钢市在该市疾控中心举行2019年全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演练活动。2019年舞钢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演练,是在举国欢庆新中国70华诞,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之际,由市政
时间:2019-10-30 09:59:48    阅读:4892

© Copyright 2018-2019 mybgch.com 北塔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